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官网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虏
    在黄振业、邱迪生、褚茂光等一众军官的陪同下,杨峰下了马漫步在战场,在他的周围,一群刚赶到战场的医护营的护士和医士正在忙着抢救伤员打扫战场。

    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医护营的护士们经验也熟练了许多,面对血腥的战场和遍地哀嚎的伤员,这些从青楼女子向护士转变的女人从刚开始的手足无措到开始适应,再到如今的有条不紊。如今的她们已经可以一边安抚伤员的情绪一边镇定的用酒精、双氧水给伤员的伤口消毒、包扎,甚至将将伤员们裸露在外的肠子塞回肚子里。

    看着这一切众军官们纷纷感慨,两个月前,同样是这群女人,有的人在刚见到血的时候都会被吓晕,现在却能在遍地是尸体和残肢断臂的战场镇定自若的抢救伤员了。

    跟在杨峰旁边的褚茂光啧啧称道:“大人……看来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啊,这些女……这些护士进步还真是大呢,只要再历练个一年半载的,她们都会成为优秀的护士和大夫。”

    杨峰斜眼瞄了褚茂光一眼笑道:“现在知道拍马屁了,也不知道次是谁说女人只配在家里绣花煮饭的?”

    “呵呵呵……”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褚茂光老脸也变得发红,次苏晋招收了数百名青楼女子打算进行培训后,众人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尤其是褚茂光更是反对声音最大的那个,虽然杨峰凭借着手腕强力弹压下反对的声音,依旧有人私底下议论纷纷。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医护营在军队里的作用越来越耀眼,尤其是在战场,医护营的护士以及医士们已经成了将士们生命的守护神,这些同样穿着三色迷彩服,左胳膊带着白色十字袖章奔波在战场抢救伤员的女人已经成为了将士们心的一道支柱,正因为有了她们的存在将士们才会在战场如此的勇敢,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自己不是当场阵亡,医护营的护士们能把自己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

    随着医护营在将士们心里的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反对的声音也随之烟消云散,现在杨峰旧事重提,不禁让褚茂光感到脸一阵火辣。

    这时,身边的家丁队长宋烨提醒道:“大人……杨百户回来了。”

    “哦……快让他过来。”杨峰心是一喜,在鞑子的溃败后,杨大牛率领着数百名骑兵追击后,杨峰心里一直放不下来,毕竟在刚才的战斗力骑兵大队的损失也不小,他可不希望自己费了好大心血才组建起来的骑兵大队在大胜后才出什么意外。

    很快,杨大牛来到了杨峰跟前敬了个军礼有些沮丧的说,“启禀大人,卑职无能,让皇太极和代善两个贼酋给跑了,请大人治罪!”

    杨峰下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发现杨大牛的铠甲满是兵器劈砍的痕迹和已经开始发黑的血迹,这些东西足以证明刚才那场战斗是如何的激烈。

    “大牛你干得好,何罪之有啊。”杨峰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的说道:“能击溃鞑子足以证明你们骑兵大队的实力了,至于没有追皇太极和代善只能说明这两个家伙太能跑了。”

    “谢大人夸奖!”得到杨峰夸奖的杨大牛笑了笑,随即有些遗憾道:“只是刚才却让皇太极和代善给跑了,卑职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啊。”

    “嗯,这倒是个麻烦。”杨峰摸了摸下巴,战斗结束后,杨峰亲自对俘虏进行了审讯。这才知道这支队伍竟然是由代善和皇太极率领前往科尔沁部落迎亲的,在刚才的战斗这两个家伙跑路了,有些不甘心的杨峰这才派出了杨大牛率领骑兵大队追击,只是看来对方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这样都能让他们给跑了。

    “算了,不想这些了。”杨峰安慰道:“你们也累了,赶紧休息一下,让大军地扎营。咱们后面那些蒙古鞑子已经追了咱们好几天了,是时候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

    “是!”

    杨大牛敬了个礼,悄悄走到杨峰身边低声道:“大人,卑职在追击鞑子的时候还抓到了两个女人,想请您过目一下。”

    “女人?”

    杨峰神情有些古怪的打量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大牛啊,你小子现在可是变坏了。信不信回江宁卫后我把你抢女人的事情告诉来顺大叔和杨大婶,让他们好好管教管教你。”

    “别……别别……大人您这么做是要卑职去死啊!”杨大牛一听原本那副神秘叨叨的脸色立刻变了,要是让自家老爹和老娘知道自己抢女人的话恐怕杨来顺得亲自操棍打断他的腿。

    “卑职说还不行吗。”生怕杨峰真向自己老子告状的杨大牛赶紧说:“卑职抓到的那两个女人可不一般,经过卑职的询问,哪两个女人可是皇太极的两名福晋。分别叫做博尔济吉特哲哲和博尔济吉特木布泰,一人是科尔沁部落首领宰桑的妹妹,另一个是宰桑的女儿,咱们这次不是去科尔沁部落“谈买卖”的吗?您想啊,现在宰桑的妹妹和女儿都在咱们的手里,凭这个咱们可以狠狠的宰他一笔。”

    “博尔济吉特哲哲和博尔济吉特木布泰?这两个名字怎么那么熟啊?”

    杨峰没有理会杨大牛的求饶,而是陷入了沉思。封建社会可不兴一夫一妻制,越是有地位的男人女人越多,而且还是光明正大合理合法的,象皇太极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没有十几二十个女人才是咄咄怪事呢,那么这个什么哲哲和布木布泰既然是科尔沁部落首领的妹妹和女儿。

    “哲哲……布木布泰……跟科尔沁部落有关……”杨峰喃喃了几句,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亮光?这不是那个绰号大玉儿的女人吗?也是后世鼎鼎有名的孝庄皇太后吗?

    “孝庄,竟然是孝庄?”

    想到这里,杨峰立刻愣住了。脑海里立刻想起了自己高时看的那部叫做什么康熙王朝的历史剧,虽然在杨峰看来那部戏的导演压根是个为野猪皮洗地的历史小白,在整部戏里他不予余力的把康熙塑造成了一个华夏历史五千年来最英明神武的皇帝,却连最基本的人物称呼都搞错了,剧里的那些bug遭到了无数观众的吐槽。

    这部戏唯一让杨峰和观众津津乐道的是这部戏里把满清后宫里许多龌蹉的事情事情都翻了出来,譬如什么大阿哥勾搭了自家老子的妃子并珠胎暗结,老子更是喜欢了自己的婶子之类的破事,其荒谬离程度连后世以狗血著称的韩国棒子电视剧也自叹不如。

    也是在这部戏里杨峰第一次知道康熙的奶奶还是一个玩弄权术的高手。

    想到这里杨峰立刻不淡定了,急切的问道:“她们在哪里?快告诉我!”

    依旧是那辆装饰华丽的大车里,博尔济吉特哲哲和博尔济吉特木布泰这对姑侄相对而坐,只是此时俩人的脸早已没了两个时辰前的安详和镇定,取而代之的是惶恐和不安。原本护卫在这辆大车旁的数十名戈什哈已经变成了尸体正横七竖八的散落在周围,取而代之的是十多名正冷眼看着她们的明军骑兵。

    “姑姑……这些明军,会……会杀死咱们么?”此时的大玉儿并没有后世的影视剧里那种挥斥方遒老谋深算的模样,此时的她只是一名十三岁的少女,正惊恐的依偎在自己姑姑的怀里寻求安慰。

    “不……不会的!”博尔济吉特哲哲搂着大玉儿安慰道:“咱们可是贝勒爷的福晋,科尔沁部落首领宰桑的妹妹和女儿,明军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咱们怎么样的?”

    虽然哲哲在安慰大玉儿,但声音里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微微颤抖。作为一名成年人,哲哲太清楚后金和大明的恩怨了,说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那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她虽然长住深宫,但也知道后金的女真人是如何对待那些被抓来的汉人女子的,在这一点想必明军和女真人不会有丝毫的不同。

    在两人一个吓得瑟瑟发抖,一个愁眉苦脸的时候,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随着战马的嘶鸣声,外面一声沉重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窗帘被人拉开,紧接着响起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声……

    看着吓得缩在另一名女子怀里的只有十三四岁的清秀少女,原本兴致勃勃跑来打算强势围观的杨峰不禁有些失望起来,这样的画风跟他印象那名老态龙钟但老奸巨猾的孝庄皇太后差别实在太大了,这分明是一个刚初的小女生嘛。

    倒是那名将她护住的年轻女子让他有些惊讶,这名女子穿着一身蓝色的旗袍,长及小腿的旗袍非常完美的将她的身材表现了出来,非常恰到好处的勾勒岀她那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更突出了那圆润的美股,下摆仅及膝盖,将成熟女人的魅力展现无遗。

    虽然她看着杨峰的眼神里带着慌张,但却丝毫不能掩饰她那双水汪汪的双眼以及透着迷人风情的芙蓉玉面,美目流转透露着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奢华生活和雍容华贵的气质。

    “你们是皇太极的福晋哲哲和大玉儿吗”

    “我们是。”哲哲一边打量着前面这名年轻的明军将领一边大着胆子道:“敢问将军高姓大名,若是将军能将我二人送回盛京,我相信我们大汗一定不会亏待将军的。倘若将军愿意归顺我后金,我愿说服贝勒爷保举您高官得做骏马得骑。”

    “哈哈哈……”

    听了这话,杨峰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他甚至笑得前仰后合一副忍俊不住的模样。

    看到杨峰的样子,原本躲在姑姑怀里的大玉儿不禁从哲哲怀里钻了出来忿忿的问道:“将军为何发笑?难道我姑姑说得不对么?”

    杨峰斜眼看了这名小女孩一眼冷笑道:“女真不过是一个人口不过数十万,兵不过十余万的蛮夷小部落,努尔哈赤也不过一个原本替李成梁将军养马的小厮,趁着大明自顾不暇之机打下几座城池后便自称为可汗,这样沐猴而冠的建奴也敢让本将军归顺,世还有这更荒唐的事情么?”

    “你……你胡说?”

    杨峰的话彻底激怒了大玉儿,在她幼小的心里他的丈夫皇太极是世界最聪明勇敢的人,后金铁骑也是世界最厉害的军队,如何忍受得了别人的嘲讽,一时间她忘记了空军从哲哲的怀里跳了出来指着杨峰骂道:“我后金铁骑举世无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你们大明连辽东都丢了,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

    “哦……还举世无双呢。”

    杨峰面露讥讽之色。

    “若真是举世无双的话你们的那位丈夫和代善也不会被我们打得落荒而逃,你们也不会落入我的手里了。”

    “这……这个……”大玉儿嘴硬道:“那……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时之胜负并不能说明什么,虽然贝勒爷暂且失利,但他一会率军打回来的。”

    “是么?”

    杨峰没有心情和一个刚初年纪的小孩斗嘴的心情,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罢了,本官没心情跟你这个没断奶的孩子斗嘴,来人啊……”

    “到!”十多名骑兵齐齐应道,“将军有何吩咐。”

    杨峰指着哲哲和大玉儿道:“把这两个女人送到医护营里给我看好了,如果她们胆敢逃跑的话,你们把我们俘虏的这些鞑子全部杀光,再把她们的两条腿给我砍断,明白了吗?”

    “明白!”

    杨峰转身要离开,在他正要马的时候哲哲的声音响了起来。

    “将军请留步!”

    杨峰转过了头皱眉问道:“怎么,你还有事么?”

    哲哲咬着樱唇轻声问道:“能否请将军告知,你打算如何处置我们姑侄。”

    “如何处置你们这种事你们不用知道了?”杨峰扫了她们一眼,冷笑道:“如果我记得不错,你们现在应该以姐妹相称更好一点吧?”

    说罢,杨峰翻身了马朝着远处飞驰而去,只留下脸色一会通红一会苍白的哲哲和大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