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娱乐场

    最近两天,在游戏圈有了一个新话题,那是修仙。

    而这个词则是来自于古剑谭的热潮,玩家们从游戏发布前的质疑到如今的狂热,只用了两天的时间。

    说到画面,古剑谭肯定要优于仙剑侠传四,但是距离那些3a大作依旧有着长远的具体,能让玩家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着迷,自然是原于它的玩法。

    百个支线带来的丰厚游戏奖励,让玩家在游戏过程得到了无数的惊喜,而且张义军还把仙剑的故事精髓带入到了古剑谭当,主线跌宕起伏,支线的故事也是精彩纷纷,甚至有些支线的人物因为刻画的太生动讨喜,以至于让不少玩家跑到官呼吁要为这些角色增加剧情。

    玩家的好评在也是不断,这无疑也引发了更多人的注意,这部游戏预售只有十万左右,发布当天销售了大概七万套,首日十七万的销售数据对于一部国产单机游戏来讲已经非常不错了,这份儿成绩甚至超过了张义军之前卖的最好的仙剑侠传四。

    不过到了第二天,真正的惊喜才跟着到来。

    当天晚下班前,张义军拿到销售数字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真的,你确认没有多打一个零去?”张义军问着面前的销售部的工作人员,再次确认道。

    这位工作人员也是激动的够呛,狂点着头确认道:“老大,真的,我起初也不相信来着,找那边确认了三遍,保证没问题,是这个数。”

    “哈哈哈哈哈哈!!!”张义军拿着络平台的销售数据,高兴的当场大笑出来。

    而在他手挥动的数据报告,销售一栏的数据写的清清楚楚,足足十万套,六位数的销量兼职亮瞎了张义军的双眼,闪的他拿着数据单的双手都在激动的颤抖。

    第二天的销售数字真的让他惊讶无,而且这还仅仅只是络销量,还没有算实体店的销量数据,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这一天还没有结束,这个数据还是有可能会涨的。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游戏发售的第二天依旧迎来一波不小的涨,现在所有的销售实际数据加在一起张义军觉得肯定超过三十万了,对于一部国产单机游戏来讲,能在头两天取得如此成绩,真的是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甚至张义军有一些感慨的是,要是那时候仙剑侠传四能有这样的销量,怕是软也不至于解散,不过凡事都讲缘,要不是当初软解散,他们也没机会找到聂唯这样的好老板,更是不要想现在的辉煌了。

    “这份数据来的很及时,你做的不错,我给你记一功,现在回去继续统计数据,明天早班的时候,我的办公桌必须摆着今天二十四小时的最终销售报告。”笑够了之后,张义军先是表扬了一番这名工作人员,然后意气风发的吩咐他去工作。

    等到这位工作人员欢天喜地的走后,张义军立刻拿起桌的电话,打给了聂唯。

    “老板,好消息,我们古剑谭今天从零点到现在,络销售已经突破十万!”电话接通的一刻,张义军的表情和刚刚离开的工作人员简直一模一样,都是一副想要请功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聂唯也露出了意思惊讶的神色,问道:“确认数据了么?”

    “已经核对过三遍,肯定不会有问题。”张义军连忙答道。

    “非常好,真的非常好,恭喜老张,你带着你的伙伴做出了一部让玩家喜爱的非常成功的游戏,另外通知你们游戏组,公司很快会为你们准备一场庆功宴,你们是公司的功臣!”聂唯欣喜的说道。

    这个消息对聂唯来讲让他非常开心,游戏这一块虽然并不是他主业,但是作为一个游戏迷,他还是很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国产游戏也能出现一部让世界交好的3a大作,所以对于这块的投入聂唯也像来很大方。

    现在投入终于有了回报,聂唯也有一种有种的欣慰感,觉得离自己的梦想又跨进了一步。

    “老板,也多亏了你,我看过玩家的好评,很多都是对那些新内容的赞赏,而那些也都是老板您的建议。”张义军被聂唯表扬的美滋滋,当然也不忘拍聂唯的马屁,甚至把主要功劳都算到了聂唯的头。

    因为他知道,这些功劳最终还是会回到他这里,毕竟聂唯是大老板,这些功劳对他来讲又没什么用,纯粹图一个心里乐呵,而聂唯只要心情好了,未来自己再申请游戏制作资金的时候,不更容易了么?

    反正张义军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响着呢。

    “哈哈,你的马屁我收到了。”聂唯大笑着说道,毫不客气的拆穿了长一句的马屁,调侃的话让电话那头的张义军有些也有些老脸发烫。

    “老张,古剑谭你们两年磨一剑,做的很好,玩家的认可也是对你们最大的回报,但也不能因为当前的好成开始膨胀,喜悦可以,但不能沉沦在这份儿成绩无法自拔,因为你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我想信你我还更清楚我们国产游戏和国外的差距有多大。”

    “所以记得让工作人员随时盯好了玩家们的反馈,一有发现bug的情况要第一时间确认并解决,做游戏和做生意一样,都讲究口碑的,我们这个开始做的很好,但不能在服务让玩家挑毛病。”

    欣喜过后,聂唯还不忘嘱咐几句张义军,让他们不要被这份儿成绩冲昏了头脑,张义军也是连忙表示一定会按吩咐做到,还要做的更好。

    聂唯挂断电话后,发现程坤和陈桥恩两人都在好的看着自己。

    “来报喜的,刚出的游戏大卖。”聂唯笑着解释了一句,程坤和陈桥恩立刻连忙说着恭喜。

    陈桥恩还很好的问聂唯,是不是她最近玩的古剑谭?

    “怎么样,好玩么?”聂唯笑着问她,想听听她的反馈。

    “蛮有意思的,最近几天我没事儿的时候都在玩这个。”陈桥恩回答道。

    聂唯对于这个答案很满意,也没有追问陈桥恩游戏的细节,把这个话题很快略过,三人凑在一起最主要的还是讨论偶像剧的事儿,因为聂唯之前提过这部电视剧会放到宝岛去拍摄,陈桥恩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很谎,表情也时不时露出一丝担忧。

    “聂唯,我和宝岛的原公司之间有些问题,我怕到时候我们在宝岛拍戏,他会找麻烦。”纠结了片刻,陈桥恩做出了决定要坦白,所以找了个机会,当下和聂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详细说说。”聂唯放心筷子,认真的问道。

    陈桥恩没有一点隐瞒,这一次把老板封杀她的那些手段都说给了聂唯和程坤,同时点明了对方在宝岛的关系不一般,因为这些都是逃不过的问题。

    而之前签约的时候之所以没有细说,主要是因为那时候陈桥恩根本不觉得自己这么快会回到宝岛,可是机会偏偏这么快到了。

    说完之后,陈桥恩小心翼翼的看着聂唯,带着担心观察这他的反应。

    毕竟这件事儿说到底都是陈桥恩自己带给聂唯的麻烦,她觉得如果自己碰到这种问题,一定会很火大。

    陈桥恩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了被骂,可是聂唯的回答却让她愣住了。

    “现在你只需要专心调整状态,等着剧本写好了你专心研究剧本,哪怕到了宝岛,你也只需要专心演戏,其余的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聂唯认真听完陈桥恩的话后,认真的告诉陈桥恩。

    一旁的程坤也插话,笑着说道:“乔恩,有华艺,有聂唯做靠山,你只需要安心演戏好。”

    “嗯!”陈桥恩狂点着头,真的被两人的话给感动到了。

    她此刻格外享受着这一种被保护的感觉,这对于她来讲真的是非常久违的事情,想想自己在原公司被雪藏,被孤立,再到被强迫去做综艺,最终甚至还自己掏了违约金后又被公司封杀,那种强权压制不择手段让陈桥恩一直活得胆战心惊,现在的新公司同样很强势,可是和原公司却又有很大的不同。

    它的强势是源自于它的强大,像是聂唯签约时和她说过的话,华艺不会逼迫任何艺人做他不想要做的事儿,华艺只会把机会摆在你的面前,看你愿不愿意接受。

    现在又被聂唯和程坤这番言论所感动,让陈桥恩打从心里对于两家公司有了一个深刻的对完全是云泥之别,陈桥恩对于新公司已经生出一种非常深刻的认同感。

    这种认同感源自于公司优渥的待遇,也源自于公司的强大,更源自于公司对艺人的保护,这种认同感,甚至超过了陈桥恩对于待过好几年的原公司。

    此刻的陈桥恩只觉得庆幸,庆幸自己勇于摆脱了前公司,也庆幸自己的相信聂唯,找来了内地,更庆幸聂唯欣赏自己,让自己有机会加入这个大家庭。

    当天这顿晚餐,三个人只有陈桥恩这个女孩子喝多了,没有人劝酒,反而聂唯和程坤拦都拦不住,陈桥恩完全是自己把自己灌醉的。

    看在坐在自己的位置,像个小猫一样蜷缩着身体也不知道叨咕着什么火星语言的陈桥恩,聂唯和程坤相识苦笑。

    “怎么办?”

    “如果我俩把她这么抬出去,一定会成为明天的头版头条吧?”聂唯摩挲着下巴,问道。

    “我觉得今晚会博客的热搜。”程坤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为了避免麻烦,最终两人还是决定叫了公司两位女同事把陈桥恩送回宿舍。

    第二天早晨太阳都晒到陈桥恩屁股了,她才从酒醉醒来。

    坐在床,陈桥恩有些懵,显然从醉酒后到现在这段时间的记忆有些失联,不过五分钟后,捂着脸的陈桥恩觉得自己干嘛非要去想那些丢失的记忆,找回来后简直羞死人了。

    她甚至都有一种不知道再怎么面对聂唯和程坤的想法。

    不过这姑娘也是心大,只纠结了片刻,很快为昨天晚饭得到的好消息开心了起来,自己终于又能拍戏了,关键搭档还是聂唯和程坤,剧本也是聂唯所写,虽说自己的角色有些特殊,但是她相信聂唯,聂唯的剧本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到现在都还没有一部失败过。

    而且有意思的是,自己这一次还是要回宝岛拍戏,真是想看看原来老板看到自己这么快能回到宝岛拍戏时的表情,相信一定非常的精彩。

    当然了,对于陈桥恩来讲,当下的最重要的是和家人朋友报喜。

    陈桥恩最先打电话给的时自己的父母,接电话的依旧是陈妈妈,电话一接通,陈桥恩欣喜的叫道:“妈,我要回宝岛啦。”

    这不清不楚的一句话吓了陈妈妈一大跳,以为女儿又和新公司犯别扭了呢。

    “女儿,怎么了,不是在那边好好的么,怎么要回来?”陈妈妈连忙担心的问道。

    “妈,我是回去要拍戏啦,公司有一部和宝岛那边电视台合作的戏,我是女主角啦。”陈桥恩一听妈妈的语气知道对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真的假的?”陈妈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质疑道。

    陈桥恩咧嘴傻笑着回答道:“当然是真的啊,昨天聂唯亲自请我吃饭呢,而且告诉你哦,这一回和我搭戏的是聂唯啦,惊不惊喜?”

    “真的啊?”

    “真的呢!”

    “真的啊?”

    “真的是真的。”陈桥恩再次不厌其烦的确认道。

    这一回对面没有再传来妈妈的问询声,很安静,但是陈桥恩细听之下,却听到了一丝丝抽噎的声音。

    “妈,你哭了?”陈桥恩试探着问道。

    “哪有,妈妈没有哭,我是太开心你能回来了,妈妈爸爸都很想你,也很开心你现在过的这么好,等你们来了宝岛,一定要把聂唯请来家,妈妈要做最好的饭菜招待他,感谢他这么照顾你。”陈妈妈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