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官网 > 都市小说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便是机缘
    “吼!”

    夜半山,凉风长草,铁尸怒吼一声,口喷出一股浓郁黑气。 这黑气腥臭无,先是一道细流,随即迅速扩大,冲着一团黑影当头罩下。

    那黑影躲闪不及,被罩个正着,顿时被牢牢制住。紧跟着,那铁尸深深一吸,只见阴风大作,黑气卷着黑影一同被吸入口。

    “吼……”

    铁尸将其吞下,竟露出几分人性化的满足感,又愉悦的低吼起来。

    “急急如律令,去!”

    而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一块空地,晁空图也抖出一张符箓,化作一根金色箭矢,如一道流光朝前飞去。

    “嗤!”

    那团大了两倍的黑影直接被洞穿,发出皮球泄气般的声音,转瞬消散。然后听啪嗒一声,一颗黄豆大小的乌色珠子从空掉落,在地滚了几滚。

    “嗯?运气倒不错。”

    晁空图一挑眉,过去捡起珠子,头也不回的往后一扔:“给你猫粮!”

    啪!

    李肃纯伸手接住,冷冷道:“这不是猫粮,它也不是宠物。”

    “都一样,还不是把屎把尿自己养的!”

    晁空图找了块石头,随便一坐,从腰间解下只酒葫芦喝了一口,道:“这鬼物生成的时间越来越短,每天一班怕是不够了。不过有你在这帮衬,暂时还撑得住。”

    “我过完夏天走。”李肃纯将珠子喂给铁尸,也一屁股坐下。

    “走?冲着这块宝地,我觉得你该留下。”

    “留下得做事,我讨厌那帮家伙。”

    小李子一本正经,又补充道:“嗯,除了你跟张守阳,姓钟的也可以。”

    “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爱听!”

    晁空图大笑,又灌了一大口。

    话说卢元清发现白鹤地宫,得了几种道法,经过共同研究,已在三十六友普及开来。其役兽法和符水之术,后天便可修习,神炼法四个先天才能施展。

    先说役兽法,要选一灵性生物,最好是幼崽。按照此法培养,可与主人心神相通,并有一定几率进化升级,产生天赋技能。

    灵性越高,用的资源越丰厚,灵兽的本事也越强。

    如鹰隼,目前体形最大的是南洋的食猿雕,高近一米,翼展200-250厘米。如果按役兽法培养,至少能放大两倍,可载数人飞行。

    嗯,这跟凤凰山养猪场是两个性质。

    然后是符水之术,这东西更为通用,烧符融水,防治疫病,收买人心……

    这两个道术,可作齐云的立院之基。说白了,你得有自己的特色,才能发展壮大,便于流传。

    四大先天已拜托官方找到材料,开始炼器,其他人也到处搜罗灵兽……总之,道院下都怀着满腔热忱,投入到了伟大的革zao命fan事业。

    而卢元清呢,一边准备第二次探索地宫,一边分派人手守护,免得鬼物破井而出。实力一般的,通常俩人一组,实力高强的,单独一组。

    至于那颗珠子,则是鬼物消散后,偶有几率留下的阴珠。暂时没发现用处,全喂了铁尸。

    “你那僵尸快到极限了吧,不怕压制不住?”

    晁空图喝着酒,瞅了瞅那阴气缠绕的铁尸,不由提醒道。

    “后天的极限是铁尸,尸与人共生。我不到先天,它也不会到,它杀了我,等于断绝前途,还没那么傻!”李肃纯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不加入道院,非要玩独行侠?以你的本事,如果肯入伙,姓卢的必定双手欢迎,将内丹法送。”

    “我刚才说过,我烦那帮家伙……”

    小李子瞄了他一眼,问:“那你为什么不学?”

    “呵呵,我来之前,师父叫我光耀茅山门庭,可没叫我光耀全真门庭。”

    晁空图轻笑一声,半真半假的应了一句。

    他今年二十四岁,最是飞扬跳脱,虽然装着一肚子输出技能,在道院的地位却很尴尬。除了张守阳和钟灵毓,别人极少往来,当然他也不care。

    “对了,我师父叫我回山一趟……”

    晁空图喝光了酒,捏着葫芦道:“说是凤凰山有求,让我随去盛天。明早便走,怕是要呆些时日,不能找你玩了。”

    “哼!”小李懒得理。

    “啧,别一脸不屑啊,好歹相识一场。我知你面冷心热,从未见你喝酒,来来,为我破个例如何?”

    说着,他把葫芦丢了过去。

    这货态度恳切,俩人又同属茅山,性格合拍,所以处的较不错。李肃纯难得豪气一回,接过葫芦也不嫌脏,仰头往嘴里倒,倒,倒……

    妈卖批!空的!

    “哈哈哈!”

    晁空图调戏成功,嗖地跳起身,一眨眼躲出老远,“葫芦先留着,回来再找你喝酒!”

    …………

    九霄万福宫,夜。

    郑开心吃过晚饭,跟妈妈说了一声,跑出寮房。这寮房是供居士住宿的,本应交纳一些费用,不过吴松柏可怜他们母子,也免费提供。

    他穿过舍群,跑到一处角落停下,见四周无人,便小脸一板,挥胳膊踢腿的耍弄起来。

    这套动作是景逸教的,说自己体虚气弱,长期练习可强身健体。只有四五招,但许是自己太笨,至今不能完整的施展一遍。

    话说郑开心跟妈妈已经山一周了,山的生活很枯燥,他倒觉得还不错。因为这几日来,自己睡的十分安稳,再没有那种“死人”的感觉。

    当然他心里明白,这本领还在,只要一下山,去镇里,去学校,去超市,去亲戚家,肯定还能感觉到:那种隐隐约约的,不舒服,觉得很冷,很压抑,然后有一些可怕的片段,总在眼前飞速闪过……

    讲真,他算挺坚强了,换成一般孩子,或许早精神失常了。

    “呼……”

    郑开心耍了几遍拳,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他随手一抹,看了看周围,又偷偷摸摸的顺着一道小门出去,到了红墙外面。那里有一块大空地,以前好像是观景台,供游客远眺。不过后来宫观扩建,把景点取消了。

    这是郑开心的一个小秘密,每天打完拳,都会跑来独自呆会儿。小孩的审美非常直接,他不懂怎么形容,反正是很喜欢。

    “呼哧……呼哧……”

    小孩屁颠颠的跑到空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只觉心情舒爽。而他抬头一瞧,不禁眨了眨眼,今晚的景色依然很美,却有稍许不同。

    他背后,是灯火通明的九霄万福宫,宫观俯瞰着同样灯光通明的茅山镇。这一一下,隔着雾霭弥漫的暗夜层林,那数百级的山道仿佛扯开了老远,一边通天,一边通人间。

    “咦,怎么起雾了?”

    郑开心胆子也大,顿了片刻,哧溜窜到护栏边,傻乎乎的伸手去摸。

    而那小手伸出,还没碰触到雾霭,便觉指尖微凉,有风吹来。那雾气随着清风游动,如在山间摇曳,瑰丽清,变幻莫测,竟像活的一般。

    “……”

    小孩子的直觉很敏锐,立时退后两步,然后见那雾气卷起,好似层层叠浪,又刷的冲落下来,慢慢凝聚成一个人形轮廓。

    扑通!

    郑开心吓坐在地,脸满是惊恐。

    只见那人缓缓走来,他个子很高,低头俯视着。

    “……”

    小孩子浑身一震,仿佛丢了魂似的,直直的看着那双眼睛。他不懂得有个形容,叫做灿若星河,但此刻的感觉,便是灿若星河。

    原本想请假的,因为晚去吃火锅了,不过挣扎了一番,还是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