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官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十六章 合谋
    较早之前。

    卡罗琳最后还是联系了那位律师卡罗,与他一同前往医院探望尼娅。

    当然,是乘坐的公交车到来。

    卡罗的说辞是,周因为给一位委托人送去一份合同,时间太赶的原因,把车子停在了了非停车区,后来车子被交警给拖走了,最近都只能乘坐公交车,有时候甚至是摩的。

    卡罗不停地在卡罗琳的面前说着交警的这种所作所为是如何的不合理,然后升到了这个国家的司法是如何的简陋。

    该怎么说呢?

    侃侃而谈……但是听不懂啊?卡罗琳只感觉自己看见了一个小肚鸡肠得像是在菜市场与肉贩子讨价还价,最后还是失败了,犹如斗败公鸡般的大妈一样。

    车的时候,是卡罗给付的钱,但是卡罗琳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个家伙有所谓的绅士风度——他应该在咖啡厅的时候埋单的才对。

    一次的车资值多少钱?

    “哦!可怜的尼娅!原谅我才知道你的情况!我应该更早到来的!”

    卡罗看见了躺在病床的尼娅,几乎想也没有想便走到了尼娅的身边,跪倒在了病床之前,双手握着尼娅干枯的手,抵住自己的额头,声音沙哑,感伤落泪,“你从前是如此的美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帝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噢……你应该早点让我知道的,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

    尼娅似乎感动于男人的深情当,或许也在回忆着和这个男人曾经的点滴,深陷的眼窝里面开始湿润起来。

    卡罗琳曾经一度以为,尼娅的眼泪应该在住院之后已经流干了才对。

    可她到头来还是让这样一个男人这种近乎恶心一样的话语给感动得落泪……难道尼娅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卡罗的表演是如此的卖力?一个几年,甚至十几年没见过的男人,怎可能如此?

    还是说,病魔已经把尼娅的精明和理智彻底吞噬,让她变得任何一个无知的女人还要更加的无知?

    卡罗琳张了张口,甚至眼神当透露出自己对卡罗的不屑。她希望尼娅能够看见自己的这些举动,然而尼娅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卡罗。

    卡罗琳不知道尼娅此时到底是不是想要把这个男人的脸容永远记住,然而,她想要提醒尼娅的话,最后都没有说出口来。

    她关了门,一个人坐在了病房外的椅子,留个卡罗一个给尼娅表现的机会。帝,看在这份委托酬金的份,希望这个男人能够温柔到最后。

    “我关心这种事情做什么?”

    卡罗琳忽然自嘲地摇了摇头。

    她感觉有些无聊,看了看住院部走廊的左右,结果发现人其实还挺多的……他们都有亲人在这里住院的吧?

    念头有些杂乱,卡罗琳索性取出手机,开始刷着朋友圈和推特消磨时间。不知道病房里面,尼娅和卡罗谈成什么样子了?

    她给利维亚发了一条消息,等了一会儿利维亚也没有回复。她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原来利维亚已经关机。

    利维亚说,她也会离开,到外边小住一段时间的,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这家伙虽然在区里面做皮肉的生意,但卡罗琳却十分清楚,利维亚瞒着她在外边交了一个男朋友,似乎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

    利维亚这个傻瓜,甚至每月都会悄悄地留下一部分的钱,用来补贴这个男人的学费和生活费用。

    或许,是去了她男朋友那边了吧。

    卡罗琳想着想着,便是睡着了过去。

    她坐了一个梦。

    梦里头,她是一名天使,翅膀并不是圣经当天使的洁白色,而是灰色。

    她的双翼收拢,裹着身体,无法飞行,身体因此从天开始往下掉落。

    但她永远没有办法碰到大地,只是一直地往下掉去,似乎没有尽头。

    她无法开口,只能够眼睁睁地保持着这种下落的姿态,身体像是石像一样,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禁锢在雕像之的灵魂。

    不知道什么时候,卡罗琳的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

    一模一样的容颜,只是对方没有翅膀,与普通的自己无异。

    她也在下坠,速度和自己一样,视线甚至与自己永远保持在一条运动的水平线……她感觉自己像是在照着一面镜子。

    两人这样,头向下,往大地掉落,却还在睁眼对视着。卡罗琳依然无法说话,她从未有一刻如此的着急。

    可对方动了——另外的自己动了。她的脸微微一笑,是卡罗琳看了一眼便心有些惊恐的诡异的微笑。

    对方动了。

    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动了。下落之,对方伸出了手掌,缓缓伸向了自己,最后把手掌贴在了自己腹部之下的位置。

    她张开了口,没有发出声音似的,但口型正在不停地变幻着,明显正在说着什么。

    “我拿走了。”

    “什么?”

    下方大地,骤然被黑暗吞噬,黑暗像是滴落在纸巾的墨水,飞快地往天空爬升而,最终把光明的澄空也染成了黑色。

    卡罗琳感觉到了痛,很痛很痛。

    ……

    痛楚的原因是,正被医生和护士推着的移动病床,在这狭窄的走廊之飞快走过,而病床床脚的轮子,则是直接从卡罗琳的脚掌碾过……不痛才怪。

    卡罗琳吃痛了地惊醒过来,恨恨地看了一眼远去的病床,便连忙脱了鞋子。她的脚被压出了一道红彤彤的痕,也不知道伤了骨头没有。

    今天怎么这样的倒霉?

    卡罗琳叹了口气,缓缓地揉着自己的脚掌。而此时,前方病房的门忽然打开,卡罗目无表情地走了出来,看见还坐在这里的卡罗琳,皱了皱眉头。

    “你们的事情谈好了?尼娅呢?”卡罗琳只好问道。

    卡罗淡然道:“她好不容易睡着了,你还是不要去吵醒她吧……对了,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要和你谈些事情。”

    卡罗琳直觉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情,但还是忍着脚痛,穿鞋子,跟着这个男人来到一处还算安静的地方——是医院住院部的架空层,让病人透气的地方。

    卡罗琳一拐一拐地走着,卡罗也没有撑扶的意思。

    这个依稀还能够看见一丝年轻时候俊朗外表的老男人,此时从西装的口袋掏出皱巴巴的软装烟,挑了一根开始抽着起来。

    卡罗琳不耐烦地道:“有什么事情快说吧,没事情的话,我要走了,太晚了。”

    晚才是她工作的时间,太晚什么的自然只是推脱的说话。她只是很不喜欢和这个老男人呆在一块,这会让她想起尼娅的模样。

    那种和绝望时候完全不一样,焕发了异精神,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模样。

    “你也是妓女吧。”卡罗缓缓地吐了口烟,“尼娅给我说了一些你的事情。”

    卡罗琳抱胸看着对方,皱眉道:“你有什么事情快说。”

    卡罗转过身来,身子靠在了栏杆位置,背对着这个城市的夜灯,“尼娅委托了我给她变卖房子,酬金也已经谈好。不过她还有一个条件。”

    “房产的事情我不参与。”卡罗琳摇了摇头……那种事情太麻烦,吃力不讨好,她没有帮忙的理由。

    卡罗此时似笑非笑地道:“真的不打算参与吗?哪怕房产变卖之后,你能够得到一成的财富?”

    卡罗琳心一怔。

    卡罗解说道:“尼娅确实委托了我,但同样也委托了你作为她的代理人。”

    说着,卡罗冷笑一声,“这个女人,显然没有信任我。”

    想着卡罗在病房里面的表现,卡罗琳也跟着冷笑道:“会信你才怪,真够有恶心的。”

    “看在钱的份而已。”卡罗耸耸肩:“如果她愿意给我钱的话,哪怕让我马亲吻她的脚都行。而你,一直以来都坚持来医院探望尼娅,难道也不是带着某种目的?”

    卡罗琳瑶瑶头,她不愿意和这个男人接着说太多。尼娅愿意拿出变卖之后的一成给自己,说实话,让她大为惊异。

    这……算是这些时间以来,前往探望的报答吗?

    或许,正如这老男人所说的一样,从最开始,她有曾经期待过什么——因为她知道尼娅没有子女和亲人。

    只是后来,那种心思不知不觉变得淡然,至于什么时候消失不见,即使是卡罗琳自己也说不来。

    “是这些吗?没事情的话,我要走了。”卡罗琳直接转身……或许应该等尼娅醒过来,跟她好好说一说这件事情。

    尼娅睡得很浅,病魔一直在折磨着她,所以卡罗琳觉得她不会等太长的时间。

    “一成太少了,不过,要是变成五成的话,如何?”背后传来了卡罗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魅力。

    卡罗琳下意识回望,只见这个老男人此时咬着那根抽掉了一半的香烟,双手插在了裤袋,用着一种卡罗琳十分讨厌的笑容对着她。

    这种笑容像是当初把自己带入行,给自己介绍了第一个客人,完成了人生第一笔生意的那个皮条客一样。

    “你说什么?”

    卡罗朝着卡罗琳走来,“我看尼娅的病情实在是太糟糕了,你不觉得吗?她是救不活的,也不会被救活。我们为什么要把财富浪费在这样昂贵的手术?而且还是做了也不见得有效果的手术?你说吧,与其把钱投给了医院,为何不投入我和你的口袋当?”

    卡罗每说一句,卡罗琳的呼吸便忍不住急速一分。

    卡罗忽然伸手拎起了卡罗琳的下巴,“有了这笔钱,你和我的人生都会变得更加的美好,不是吗?而你我需要做的,只不过是编织一个美丽的谎言而已。知道吗?西区的一套房子,可以炒卖出一个你想象不到的价格。那可是你睡几百个男人,都不一定能赚来的财富。”

    “人渣!”

    卡罗琳用力打在了卡罗的脸,愤怒离开。

    卡罗到没有生气,而是冲着卡罗琳的背后提高声调道:“好好地考虑一下,只要你点点头,你能够得到一笔财富。尼娅是活不下去的,到底值不值得?”

    ……

    西区的房子确实能够卖到天价,卡罗琳甚至不知道尼娅到底是怎么赚来的钱,买到这样的房子。

    手术……真的不回尼娅吗?医生确实说过,尼娅的情况十分糟糕,做手术也不过是最后一搏,成功的机会也不高,更多的可能是加速死亡——或者手术过程会死亡。

    为什么要委托我?

    看来也是察觉到了卡罗的虚情假意,所以不放心了吧……毕竟尼娅已经是将死的人,疑心重,任谁都不相信,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难道……不怕我会……

    西区的房子,一套能够卖出多少钱……

    不管能够卖多少,那并不是一套奢华的别墅,不可能得她那种巨额银行卡的财富多的……

    但是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这笔财富根本不能够乱用。

    想着想着,卡罗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尼娅的病房门前,伸手搭在了门锁,正打算推开的时候,徒然一顿。

    手……似乎不想要推开这扇门。

    她感觉好像有一双眼在背后注视着自己……是卡罗的眼睛。卡罗琳猛然转过身来,可身后根本什么也没有,只有灰白色的医院走廊的墙壁而已。

    右边忽然传来了哭泣的声音,一名妇人趴在了移动的病床哭泣着不愿意下来……病床的床单已经盖过了躺着的人的脸,卡罗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想起来了,这赫然是不久之前碾过自己的那张移动病床。

    “对不起,手术失败了。”医生似乎只能够说一些苍白无用的话。

    似乎好多好多年前,她也听过这句说话……她父亲在帮派的火拼当了子弹的时候。

    死亡……

    卡罗琳脸色苍白,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她的手一下子松开了房门的锁头,浑身无力似的,扶着走廊的墙,只想要远离这个地方。

    不管是尼娅,还是前方那名哭泣的妇女,或者是兴许还在架空层抽着烟没有离开的卡罗……远离。

    ……

    ……

    vip包间内静止了一会儿之后,宋昊然便再次听到了脚步声——正在朝着门走来。

    咔嚓,开门的声音。

    一名白发苍苍,模样看起来有些邋遢的老人……大概六十来岁的样子吧。

    老人显然十分惊恐,兴许他已经看见了宋昊然割破歹徒喉咙的一幕,所以才受到了这种惊吓……但显然因为击毙的是歹徒,才让老人滋生出了现身的勇气。

    “你……你真的是派来救援的人?”老人除了惊恐之外,还有极重的怀疑。

    宋昊然淡然道:“先不说这些,这里被安装了炸弹,我会尽快带你离开。”

    “炸弹!”老人惊呼一声。

    “足以彻底摧毁这里,十分危险。”宋昊然点点头,“先别说了,我带你到出口,你先离开,我接下来还要找到炸弹的遥控器。”

    宋昊然飞快地看了这老头一眼,却是在搜索着自己的记忆……他的记忆力一直很好,尤其是得到了太阳神徽章之后,似乎有朝着记忆大师发展的趋势。

    所以他早早记下了这个国家许多重要人物的资料,他们的相貌,来历……至于这个老头,赫然也在他所记忆的资料当。

    费兰,国家科研院,航天领域的博士……也是这个国家许久之前那次火箭发射大爆炸之下,硕果仅存的研究员之一。

    这老头怎么有这么好的心情来到这个地方听演奏会?

    而且还是在vip包间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