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娱乐场

    是在宣誓主权吗?

    钟汉书脑海闪过这样一丝念头,随即便朗声一笑:“阿青你真是有心了,这样,我让老谭给你陪个不是,你看我的面子,这件事这么算了,如何?”

    言毕,也不等李青是否答应,便立即向谭志明使了个眼色:“老谭,这件事你做得不对,理应向阿青道歉,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

    “可是……”谭志明欲言又止,面色犹豫。

    “错了是错了,没什么好解释的。”钟汉书脸色一沉:“这么多圈内朋友看着,老谭,孰轻孰重,孰对孰错,你心里真的没有一点数吗?”

    孰轻孰重,孰对孰错……

    谭志明叹了口气,只感觉整个人瞬间苍老了许多,转过身,声音沙哑的对李青道:“阿青,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李青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谭志明心一跳,随后狠狠一咬牙:“我谭志明今天在这里当着全香港影视圈的朋友承诺,从今往后,我签名只用,不用英!”

    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在此时寂静的茶楼,却显得异常的清晰可闻。

    不少香港演员似乎独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凭什么啊?这个李青管的也太宽了吧!”

    “他以为自己是娱乐圈纪廉政公署的司法委员吗?”

    “李青在香港也太无法无天了,为什么钟汉书、谭志明这样的老前辈都要让着他?”

    “一个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而已,要是再等二十年,他是不是要把整个香港娱乐圈都踩在脚下?”

    “他凭什么嚣张跋扈,横行霸道?”

    “你们说话小声一点,你以为谭志明真的这么蠢?要不是李青有我们不知道的强大背景,算他是超一线巨星,有资格坐在主桌,也没资格这样呵斥谭志明吧?”

    在香港演员们心闪过焦虑而气愤的念头时,大陆演员们,此时却只觉精神一振,心里积攒的郁闷之气,消散了不少。

    “李青真是我被楷模!”

    “诸位道友,此情此景,真应该被永远的铭记下来!”

    “这是我们大陆艺人扬眉吐气的一天!”

    “终于有人敢站出来了,等我退休后,一定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写在的我个人回忆录!”

    “从来都不知道李青在香港竟然也这么火爆,我还以为他只是在内地有些能量。”

    “我感觉心久未沸腾的热血在重新燃烧,瀚海还收人吗?我跟老公司的合约快到期了……”

    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面对谭志明的道歉,李青仍旧重复着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是你走,还是我走?”

    钟汉书等人吃了一惊。

    所有人都没想到李青在这件事竟然如此执着,似乎是感觉到了李青的决心,即便是钟汉书,此时也没有在继续帮谭志明讲话。

    人们下意识的看向了谭志明,目光里充满怜悯。

    能坐在主桌,说明谭志明还是香港影视圈大佬级的人物。

    但人有时候走的太快,很容易摔跟头。

    所有人在此之前都没想到,谭志明临到头来,还要承受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悲痛……

    而此时的谭志明,只感觉头脑晕眩,一股屈辱感飞速涌心头,让他心酸楚,差一点要老泪纵横。

    他现在几乎是悔青了肠子。

    只是他虽然忌恨李青,但更痛恨刚刚那个跑到他面前找他要签名的歌迷。

    在仇恨的情绪下,他同样要恨死所有的大陆艺人。

    见谭志明沉默不语,李青看了看手表,主动开口道:“还是我走吧。我是下午四点钟的飞机,留下来也呆不久,谭先生,这件事此作罢,当从未发生过。”

    接着又对钟汉书说:“钟先生,我下午四点钟的飞机,现在我要提前赶去机场。”

    李青说出这句话,显然是为了给彼此一个台阶下。

    所有人都听了出来。

    钟汉书心松了口气,脸露出一丝歉意:“阿青,今天发生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我管下不严,我在这里替我的员工道个歉,也替谭志明道个歉,等你下次来香港,咱们在一起私底下吃个饭,我保证好好的给你赔罪。”

    “钟先生客气了。”李青点点头,旋即便向主桌的几位告辞。

    吴启云等人执意挽留,但李青去意已决,最终众人便一起走出大厅送李青离开。

    在外等候已久的数十家媒体,原本百无聊赖的在相互聊天,此时忽然看到整个香港半个影视圈的大佬们一起出现,都是大吃一惊。

    紧接着,一个个便拿起相机飞速的拍摄。

    所有记者心都存在一个念头,发生什么事了?

    当看到他们正一起送李青离开的时候,不少记者都是傻眼了。

    知道李青当红,但不知道李青竟然如此当红!

    “李青只是一个大陆艺人吧?怎么郝继强,钟汉书这样的大佬都要亲自送他出门?”

    “你看吴启云,卧槽,这挽着李青的手许久的模样,真的辣眼睛啊!”

    “吴总是百老汇院线的老板吧?竟然跟李青关系这么好!”

    “不对劲儿,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咦,谭志明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十多名安保人员阻拦着记者们的步伐,直到李青坐保姆车,也没有一名记者有机会采访到李青。

    待李青离开后,现场又恢复了喧闹。

    所有人都是各自回到自己的酒桌,虽然依旧热火朝天,但不少人总觉得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

    此时此刻,每个酒桌,几乎都有人在讨论刚刚发生的这件事。

    很显然,刚刚那一幕,在不少香港演员脑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谭,对不住啊!”

    李青前脚刚走,后脚钟汉书拍了拍谭志明的肩膀,叹息道:“凭白让你得罪了李青,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管到底的,李青算搬出韩嘉佑来,也得按照咱们影视圈的规矩来,”

    谭志明苦涩一笑,自我安慰的说:“李青应该没这么小家子气。”

    没这么小家子气?

    郝继强等人面面相觑。

    谭志明心一突,干笑道:“总之到时候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还请各位老友多多帮忙,当然,也少不得要麻烦钟老板了。”

    “好说,好说。”钟汉书呵呵一笑。

    与此同时,茶馆二楼,江媚儿一直在楼目送李青的保姆车远去后,才幽幽的说道:“真想不到他这么年轻,这么有气魄,怪不得能白手起家,挣得如今的亿万身家。”

    此时被大陆享有“艺片女王”美誉的江媚儿,脸露出了一丝艳羡的神情。

    钱学权大大咧咧的说:“这小子如果放到古代,绝对是封王拜相的大人物,你看他面对钟汉生时,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即便双方地位悬殊,年龄相差一倍有余,也丝毫没有坠了自己的威风,厉害,当真厉害!”

    陈新道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闪过一丝忧虑。

    很快,茶楼会便结束了。

    所有香港演员都跑去跟钟汉书等人道别。

    看得出来,钟汉书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有属于自己的能力,至少在人缘方面,他是做的面面俱到,每一个与他相处的人,不论身份高低,都能享受如沐春风般的感受。

    片刻后,陈新道等人来到钟汉书面前。

    他们还没说话,钟汉书率先朗声一笑,开口道:“新道兄,我茶楼的点心可还满意?”

    “很满意。”

    陈新道微微一笑:“钟先生,这次我们来给你添了些许麻烦,还请不要在意。”

    钟汉书瞥了陈新道旁边的钱学权一眼,笑着说:“这位兄弟很面生啊,瞧这身的肌肉,莫不会还是个练家子?”

    钱学权咧嘴:“钟老板,我自小帮家里做农活,吃得多,这肉长得也多,不过是有一把庄稼汉的力气罢了,寻常得紧。”

    钟汉书哈哈一笑,忽然低声对陈新道说:“新道兄,下次可不要随便带人过来了,不然我很难堪的,你至少也提前跟我说一声,你这位兄弟脾气太爆,容易惹是生非,不管教一下,会出大事的。如果我是你,在刚刚得罪了胡俊玉后,我会提前悄悄的离开,永远不再踏进香港一步。”

    陈新道面色微变,他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香港娱乐圈极为的繁荣,但繁荣的背后,依然有黑暗的一面。

    但凡能站在娱乐圈顶尖位置的艺人,身后哪一个没点背景?

    要知道,香港虽然繁荣,但在回归之前的几年,却是处于敏感时期,各个辖区几乎都是混乱一片,各种各样的社团数不胜数,街头打架斗殴都是小事,只要不涉及到人命,警督方面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方面,九十年代左右大火的古惑仔影片,亦是产生了不小的推导作用,影片的部分血腥场景,也从另一方面反应出了那个时期的混乱。

    在九七回归之后,国家在这方面频频亮剑,经历过大规模的治理后,各种社团几乎消失殆尽,古惑仔影片一缕斩尽杀绝。

    但在大浪淘沙之下,依然有坚挺的社团存活了下来,虽然寥寥无几,但却更加的顽强,只是不再那么明目张胆,如今存活下来的社团,几乎都是在拼命洗白,拼命的褪去过往犯罪的皮囊。

    但想要快速发家,又哪有那么简单?

    所以他们偶尔也会在灰色地带边缘流连,以此而帮助他们获取更多的利益。

    而在这其,香港娱乐圈成了他们的首选,众所周知,香港影视极其繁荣,各大剧组在一两个月能迅速的拍摄出一部完整的影片映。

    因此,走在香港街头,几乎处处都能看到剧组拍摄的工作画面。

    而经验丰富的剧组,大多都会在拍摄之前,找到地方社团交保护费,让他们得以在这片区域进行安全拍摄。

    因为不交保护费的话,那这部电影的拍摄周期恐怕会被无限地延长。

    这些社团仔,不杀人不放火,是偶尔会出现在拍摄剧组,大闹一番,之后扬长而去。

    一次两次也罢了,隔三差五的来闹几场,无论哪个剧组都得哭。

    报警?根本来不及的。

    这些人像是吸血鬼一样,惹得许多剧组头疼不已。

    因此,交保护费成了业内默认的潜规则。

    因为娱乐圈与这些社团这样的紧密关系,这也让许多艺人有机会结交了许多社团大佬。

    所以,能够在香港影视圈站到顶尖位置的人,几乎都或多或少沾点黑色背景。

    而香港影业协会的副会长胡俊玉,是其的佼佼者。

    陈新道在香港拍摄过电影,知道这里面的潜规则,也听说过胡俊玉的些许传闻,因此在钱学权大闹一番后,他心里隐隐有一丝担忧,如今被钟汉书亲口点破,他终于有些焦急起来。

    “从后门走吧。”钟汉书指了指茶楼后门的位置。

    陈新道闻言,顿时感激的向钟汉书拱手道谢:“钟先生,他日一定要来内地,我做东。”

    说完之后,便是拉着钱学权的手,转过身便快步走出钟氏茶楼。

    江媚儿与他们一道前来,此时见两人疾步离开,有些疑惑,也连忙赶了来:“怎么了?”

    陈新道一边走,一边向两人解释了自己的担心。

    当听说胡俊玉因为刚刚那件事可能会报复的时候,江媚儿惊呼了一声:“怎么可能?香港不是法治社会吗?”

    钱学权闻言,却是满不在乎,嘿嘿一笑道:“来来,谁怕谁?格老子的,当我不会打架怎么地?”

    “你闭嘴!”

    陈新道骂道:“都这个时候了,收一收你的蛮劲儿吧,你以为你是谁?你一个人能打几个?”

    钱学权还想犟嘴,见陈新道忽然止住了步伐。

    江媚儿的脸色也是瞬间刷白。

    他疑惑的扭头,见前方的走廊,十多个青年正或站或蹲,一边抽着烟,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

    ----

    感谢唐云鸿,皇普飞月,白姐姐要吃鸡屁股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