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官网,澳门金沙娱乐场

澳门金沙官网 > 都市小说 > 动力王朝 > 第1074章 针锋相对
    露易丝·保时捷还只是坐直了身子,但保时捷汽车的太皇费利·保时捷顿时皱起了眉头:“陈先生,或许你不清楚我们的964 turbo flatnose的厉害,在这款车保时捷大量应用了917赛车的技术,最高时速可以达到290公里,世界没有几款量产跑车能够达到这样的速度。 ”

    这个国人实在是太不可爱了。

    “290公里每小时?确实是很快的速度,”陈耕点点头,嘴却是毫不客气:“但我们的车可以达到3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

    340公里每小时……

    费利·保时捷和露易丝·保时捷姐弟俩瞬间无语。

    对于一辆专门用来参加赛的赛车来说这个速度完全不是问题,保时捷的917赛车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最高速度甚至可以达到388公里每小时,但在量产车,这个速度太骇人听闻了,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能够达到这个速度的民用车有几辆?掰着指头数,一个巴掌应该用不完。

    可正因为陈耕不给自己留面子的举动,费里·保时捷反倒有些接受不了:“340公里?陈,我不是怀疑你,但你确定你手下的工程师没有对你撒谎?”

    陈耕心很不高兴!

    他明白,这是德国人的傲娇病犯了,在他们看来,作为现代以内燃机为动力的汽车的发源地,德国人在汽车的造诣一定是最高的,国人怎么可能制造出一辆速度超过300公里每小时的跑车?他们知道什么是跑车吗,如果他们造出了一辆性能他们制造的还厉害的跑车,那一定有问题。

    哪怕眼前这两位在世界汽车发展史也有相当的地位,陈耕也没打算惯着,他脸色不变的道:“这个项目是我亲自牵头研发的,也是我亲自测试的。”

    费利·保时捷:“……”

    露易丝·保时捷:“……”

    陈耕这话说的,让他们姐弟俩怎么接?直接开发人员都这么说了,难道自己还能说不行?

    但大概是一言九鼎惯了,也有可能是骨子里瞧不起陈耕这个大众的小股东,费利·保时捷毫不客气的道:“通过一些简单粗暴的做法,的确可以做到直线速度较快,但纽伯格林北环赛道的情况很复杂,想要取得一个好成绩,可单单只是直线快能够搞的定的……年轻人,你们在汽车方面的积累还是太少了,想要在纽伯格林北环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积累才成。”

    言外之意,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信,老子的917赛车辣么厉害,四年时间里连夺三届勒芒耐力赛的冠军,你们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成绩?想要跟我们争,再过几年吧。

    哪怕对方是一个80多岁的老头,可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蹬鼻子脸,陈耕也不打算忍了,他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我没记错的话,似乎在所有有东瀛尼桑r32参加的赛,保时捷都没赢过?”

    保时捷的历史总东瀛尼桑的历史长多了吧?

    保时捷制造高性能跑车的历史总尼桑制造高性能跑车的历史长多了吧?

    如果你们保时捷辣么牛x,为什么你们是跑不赢小鬼子的gtr r32呢?

    费利·保时捷的一张脸陡然间憋得通红!

    从80年代期开始,日系车在性能车领域开始迅速崛起,将一票的以性能著称的欧系车、美系车按在地揍的找牙,保时捷这个欧洲性能车的门面当家自然也不例外,像是陈耕说的那样,只要有gtr r32参加的赛,保时捷没赢过,这已经成了保时捷汽车乃至一票欧美汽车制造商最大的痛,陈耕这小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保时捷老爷子是谁?他哪受得了这个!直接一摔袖子:“哼!那咱们赛见真章吧。”

    双方算是不欢而散。

    陈耕刚走,保时捷老爷子将霍耶叫过来一顿臭骂:“如果你赢不了那个该死的国小子,你给我滚蛋!”

    ……………………

    “陈,你对老爷子说了些什么?”狼狈的从保时捷老爷子的住处离开的阿尔贝特·霍耶,拨通陈耕的电话后郁闷无的道。

    “我没说什么啊,”听霍耶说费利·保时捷似乎被气的不轻,陈耕挺开心:“我只是告诉保时捷老爷子,这次赛你们保时捷输定了,老爷子似乎还不服。”

    霍耶:“……”

    我说老爷子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换了我我也得生气!

    他后怕啊,保时捷老爷子80多岁的人了,这万一被你给气出个好歹来,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还不得找你麻烦找到你死?

    “霍耶先生,我希望你记住一点,论起技术,我们从没怕过谁,我们尊重已经故去的费迪南德·保时捷先生为汽车工业的进步所做出的贡献,也尊敬费利·保时捷先生对技术的钻研精神,保时捷家族在推动德两国在汽车技术的交流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更是得到了我们政府的高度认可,但霍耶先生,尊重是相互的,在保时捷家族开始高高在的俯视我们的时候,事情的性质已经升级了。后天的测试,我希望保时捷能够将车子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我不希望保时捷在输了赛之后再找什么借口。”

    陈耕的声音很平静,可听在阿尔贝特·霍耶的耳朵里,却让他心升起一种极度荒谬的感觉,他忍不住道:“陈,你的意思,后天的赛你们赢定了?”

    “你觉得你们还能赢?”

    阿尔贝特·霍耶说不出话来,他只有一个感觉:狂妄!太狂妄了!难怪保时捷老爷子这么生气,换了是我,我说不定能被气出心脏病!

    小子,如果这是你的战术,我只能说,你现在已经成功的激怒了保时捷。

    ……………………

    “你……唉,”临时给陈耕充当司机的金德勒,看了陈耕一眼,唉声叹气的道:“你这是何必呢?”

    在金德勒看来,陈耕这种故意激怒保时捷甚至是保时捷家族的做法,简直是不智到了极点。

    “不智?”陈耕笑起来,摇头道:“老朋友,你还没看出来吗?”

    “嗯?”

    “保时捷家族存在的时间太长了,长到有些事情他们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可对于我们国人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天经地义的,如果有,那推翻它!保时捷认为他们赢是天经地义的?没说的,干他!”拍拍金德勒的肩膀,陈耕道:“没有这种把天给捅出个窟窿的决心,润华实业怎么能有今天?”

    金德勒傻了:这算是什么?这算是向自己传授成功之道?

    陈耕当然不会告诉他,什么成功之道,这不过是一碗鸡汤,刚开始喝的时候你以为这碗鲜香可口的鸡汤是天底下最好的东西,但喝多了你知道,其实是那么一回事。

    不等金德勒反应过来,陈耕话题一转:“之前你给我说的那个事,我有了个想法。”

    “嗯?”闻言,金德勒顿时精神一振。保时捷老爷子的心情是好是坏跟他金德勒有什么关系?哪怕说破大天去,费利·保时捷再怎么是德国汽车工业的功勋元老,也不能耽误老子赚钱,道理是这么简单。他立刻将保时捷家族扔到了脑后,兴奋的问道:“真的?是做什么?”

    陈耕嘴里轻飘飘的吐出了两个字:“汽配。”

    “汽配?”

    “嗯,一些对加工精度要求很高的汽车零件,如差速器、差速锁、变速箱组建、活塞、连杆这些东西,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帮我们代工。”

    之所以提出这么一个合作方案,陈耕也是无奈,众所周知的是,这些零部件都是对加工精度要求极高的玩意儿,偏偏这些高精度的加工设备属于巴统对华禁运范畴之类的玩意儿,有钱都不卖给你,如果选择国际级的供货商,那价格死贵死贵的不说,还给你列出一系列的违约免责条款,什么天气原因、原材料供应原因……其实是找一些卡你脖子还不用做出任何赔偿的借口,一旦哪家跟他们关系不错的汽车制造商觉得有必要限制一下润华实业了,跟这些国际级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商打个招呼,对方说不定立刻以“产能不足”为由停止供货、限制供货。

    陈耕太熟悉这些套路了,这也是他宁可肥大力气扶持国内的汽配企业的发展也不怎么与德国博世、东瀛电装、德国大陆等这些国际级的汽车零配件企业合作的原因,但说实话,这些国际级的汽车零配件企业在产品质量、可靠性、耐久性、油耗经济性方面确实是有自己的优势,尤其是在精度方面,国内的企业至少高出来一个量级。

    既然金德勒也有意寻求另外一个利润的增长点、增加自己抵抗风险的能力,陈耕想到了这个。

    金德勒是知道这些高精度汽车配件的利润的,陈耕对朋友从来没的说,哪怕是做代工,一年下来自己也绝对不找赚,而且将来自己做大了还可以给其他厂商供货,所以听陈耕这么说,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道:“我干!”